集团新闻

中信网络股权转让背后中信集团国企改革加速落地

  • 2018-02-01 15:36

近日,有关BAJT进入联通董事会的消息再度引发了人们对于国企混改的关注。事实上,不光是中国联通,作为先行者的中信集团,也正在为混改提供新的样本。

2017年11月25日,中信集团将所持在重庆地区的三条高速公路公司股权集中挂牌出售,挂牌价合计约28亿元。此前,中信集团还陆续将中信期货有限公司和青岛特种钢铁有限公司股权挂牌,其中中信期货有限公司6.53%股权挂牌出让,转让底价4.51亿元。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100%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底价1.27亿元。

作为国企中的巨无霸,中信集团在完成自身混改后,正在加速打造中信式改革的新样本。

即将落地的样本之一就是中信集团全资子公司——中信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网络”)的股权装让。据媒体报道,同样在2017年11月,拥有骨干网资源的中信网络转让49%股权的竞购事宜已经确认了鹏博士和北京应通两家竞拍者的资格。尽管此前的2013年年底曾出现过中信网络3亿元向鹏博士出让10%股权不了了之的先例。但从这一次的出让比例(保留控股权后的最高上限)以及公开竞价的方式看,中信集团这一次来真的了。

2017年9月27日,中信集团在北交所挂牌出售49%的中信网络股权。公开资料显示,中信网络成立于2000年3月,是中信集团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44亿元人民币。中信网络拥有国家批准的基础电信业务运营资质,拥有覆盖全国的光纤骨干网“奔腾一号”,并投资控股、参股了多项其他网络资源,是除三大基础运营商之外惟一拥有固定网络专线电路业务合法经营资质的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并且中信网络可以利用亚洲卫星有限公司的资源开展卫星转发器出租出售业务。

在联通混改得到各方认可和快速推动后,中信网络的股权转让一度让市场认为电信业的混改“步子迈得很大”。毕竟在第一次无疾而终后,又一次抛出绣球的中信集团也不想再打脸一次。

据中信网络提供的资料,对受让方的要求是,支付的首付款不低于股权转让总价款的30%,剩余转让款受让方须在1年内付清并按借款天数/360×贷款基准利率向中信集团支付利息,此外,意向受让方应负责弥补股权交割完成后三年内标的公司的运营资金缺口,并提供资金支持。据初步测算,2017~2019年,中信网络每年资金缺口约6600万元、6300万元和5000万元。毫无疑问,这种选择不是为了资产剥离或转让,而是为了激活。

此前中信网络的业绩却可谓惨淡。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上半年,中信网络资产总计2.91亿元,负债总计3.1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转让股权的目的是盘活资产。对于中信集团旗下的这些资产而言也是利大于弊端。以中信网络为例,两名竞购者的竞争不仅提升了其“身价”,在遵循价高者得的竞拍原则下,13.37亿元的底价也就成了起点,不排除这部分股权拍出天价的可能,这显然是中信集团乐见的。

而两名竞购者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外界对于股权交易内定的质疑,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在拿到资金的同时,民企的进入还能给中信网络引入市场化机制,增强企业自身的活力,这或许会给公司带来“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在这一点,两家竞拍者都值得期待。

与其他剥离资产落袋为安不同,让中信网络能在市场中活下来发展好才是中信集团的目标。

从北交所获悉,目前,有关竞拍工作已经完成准备工作。根据以往情况,不排除春节前就有结果的可能。而这,也是联通之后,电信业混改的有一大事。

当然,中信集团也仅仅是一份子。事实上,近期国资改革的速度已在悄然加快。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持续推进,目前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的实施方案正在加紧制定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