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金融业高增长与制造业下滑并行 监管需加强协同

  • 2017-07-13 10:50
  • 来源:证券时报网

近十年来,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翻了一番,从2005年的4%迅速攀升至2015年的8.44%,高于英美等传统经济发达国家,“资金空转”、“脱实向虚”已成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的重要问题。更值得警惕的是,2012年以来我国金融业高增长的背景是制造业快速下滑,这意味着金融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正在丧失,风险爆发的可能性正在提高。

上述问题在日前发布的《中国金融业高增长:逻辑与风险》(后简称“报告”)中被指出,该报告由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与中国财富传媒集团中国财富研究院联合发布,对我国金融业高增长的表现、成因与风险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十三五”金融发展目标、金融监管改革等方面的建议。

报告认为,中国金融业的这一轮快速增长,是传统宏观调控手段与中国经济新常态的特征不匹配、金融创新快速推进与监管改革相对滞后的不协调、股票市场剧烈波动与房地产价格新一轮上涨相结合等诸多矛盾的集中体现。其潜在风险一是金融业自身增长与实体经济不协调,金融体系运行效率偏低,可持续经营能力下降。二是强监管背景下金融部门去杠杆可能带来的冲击。

“金融业单靠量的这种扩张,已经无法满足实体经济多层次多元化多类型的金融需求,难以适应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而且这种量的过度扩张还会导致不平衡的加剧,催生金融业的风险隐患。”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锋在发布会上表示。

孙国锋认为,要纠正实体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失衡关系,一方面要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要降低金融体系内部的杠杠,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的货币环境。

就维护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发展的平衡,孙国锋提出了以下建议。一是稳总量,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发挥好资本的运输作用;二是优化金融结构,推动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加快过剩产能,特别是僵尸企业的退出;三是防止金融体系内部空转,加强宏微观审慎监管;四是通过微观审慎的监管释放金融体系的压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五要补齐金融发展的短板,健全金融业的综合统计和分析制度,加强评估登记交易体系建设,完善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机制,加强跨界体系和法律体系的建设等。

在监管方面,报告建议继续保持当前监管格局,但应进一步改进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提高监管穿透力。将目前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横向协同模式改为由国务院牵头的纵向协同模式,实现政策制定、政策执行和公共服务提供三方面的协同,注重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相结合,并妥善处理好部门责任与协同效率的关系。

此外报告还建议,将“十三五”时期金融业发展目标确定为8%和30%。即在“十三五”期间,金融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保持在8%左右;到“十三五”期末,非金融企业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提高至30%以上,将金融工作的重点聚焦于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