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银监会加快对外开放 外资银行增长空间扩大

  • 2018-03-01 14:49
  •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业内专家认为,《决定》系统整合了此前有关外资银行行政许可“瘦身”的多项内容;《决定》的出台不仅利好外资银行的未来发展,更是我国金融业改革开放进一步加快的直接体现,也将有利于我国引入长期资金,优化竞争环境,推动高质量发展。

我国金融业改革开放的步伐正日益加快。银监会近日发布《关于修订〈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主要对原有实施办法进行了三方面调整,包括完善外资法人银行开展境内银行股权投资的法律依据、取消多项业务审批以及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从而进一步扩大银行业对外开放,推进简政放权工作,持续优化审批流程。

业内专家认为,《决定》的亮点是系统整合了此前有关外资银行行政许可“瘦身”的多项内容;《决定》的出台不仅利好外资银行的未来发展,更是我国金融业改革开放进一步加快的直接体现,也将有利于我国引入长期资金,优化竞争环境,推动高质量发展。

有利于外资银行提升竞争力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决定》对外资银行在中国境内投资银行业金融机构整套规则进行了完善,弥补了此前的制度空白。同时,统一了中外资银行的标准,外资法人机构对中国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投资规则清晰,创造了外资银行未来发展的潜在空间。

《决定》主要是对2015年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进行了三方面修改:一是增加关于外资法人银行投资设立、入股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许可条件、程序和申请材料等规定,为外资法人银行开展股权投资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二是取消了外资银行开办代客境外理财业务、代客境外理财托管业务、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被清算的外资金融机构提取生息资产四项业务的审批,实行报告制,最大限度减少行政许可事项,简化行政许可程序;三是进一步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其中包括,合并支行筹建和开业审批程序,仅保留支行开业审批;优化外资银行募集发行债务、资本补充工具的条件;进一步简化高管资格审核程序,对于在同质同类外资银行之间平级调动或改任较低职务的情形,由事前核准改为备案制。

从外资银行在国内10年的发展业绩来看,确实存在一些困境和问题。银监会数据显示,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的市场份额总体较低,且近年来不升反降。

截至2016年年末,外资银行在国内的资产总额为2.93万亿元,相对于全国银行业232.25万亿元的总资产规模,外资银行资产规模仅占到1.26%。对比10年前数据来看,截至2007年年末,外资银行在国内的资产总额为1.25万亿元,占全国银行业总资产的2.36%,市场份额萎缩了近一半。在总资产增速上,外资银行明显落后于中资银行。

与此同时,外资银行在我国的盈利并不理想。从资产利润率看,近10年间,外资银行的资产利润率明显低于全国银行业的资产利润率,2016年年末,外资银行总资产利润率为0.44%,仅有全国银行业平均盈利水平的一半。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认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境内的投资、资产规模等与外资银行母行自身面临金融危机后的特殊情况以及自身投资决定有关,但也与在中国境内一些潜在的投资发展路径未打开有关。此后外资银行对外扩张潜在空间将增大,《决定》对外资法人机构在中国境内发展有潜在利好。

金融业对外开放速度超预期

事实上,此次对外资银行的“松绑”是水到渠成的。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一直在稳步推进,特别是自2017年以来,我国金融业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对外开放措施频频推出,步伐大大加快。

去年7月份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强调,要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稳步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8月份,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要进一步扩大包括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在内的市场准入对外开放范围,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路线图。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进一步强调,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

“2017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超预期的金融开放政策措施,向国际社会和外资机构再次发出了强烈的开放信号,金融业正在张开双臂拥抱全世界,这是我国金融业实力增强的体现,有利于引入长期资金,优化竞争环境,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决定》的出台来看,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放开对金融行业的市场准入,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海外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参与金融业的发展,形成鲶鱼效应,有效激发良性竞争,将提升我国金融机构的经营理念、改善公司治理、获取先进业务经验。同时,从金融市场的角度而言,外资拥有更大的持股比例,甚至可以主导一些金融机构,会扩大中国金融机构的多样性,对中国本土的金融机构而言会带来溢出效应。

既要“跑得快”也要“走得稳”

专家认为,全面对外开放符合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需要。

“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加快和深化,首先,将有助于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有利于促进金融法规制度建设,让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其次,有助于改善我国金融业的竞争环境,有利于培育形成竞争新优势,促进开放型经济的增长动能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引领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董希淼表示。

不过,专家同时提醒,金融业开放不等同于金融和资本流动的自由化,对于金融业对外开放可能带来的风险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不但要‘跑得快’,还要‘走得稳’。一定要把握好金融业开放的节奏和力度,防范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董希淼强调。

“随着对外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不断发展,我国金融市场的交易结构、业务模式将更加复杂,呈现出跨国别、跨市场、跨领域的特点。”董希淼表示,金融监管机构要弥补制度短板和监管空白,特别是要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严防跨境资本异动对中国经济金融稳定带来的冲击。监管机构还要注重学习借鉴国际监管经验和标准,加强与发达国家监管机构的交流与合作,确保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