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剑指行业违规现象 央行对支付机构连开千万元罚单

  • 2018-08-08 10:21
  • 来源:财新网

86日,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连开四张罚单。 

其中,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国付宝公司和联动优势公司分别罚没人民币4646.21万元和2639.88万元;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对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合计罚没2247.7万元。此外,第三方支付巨头支付宝也领到了首张百万级别的罚单,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对其处罚合计412万元。 

三张千万级大单 

据接近央行的监管人士称,前三张罚单的共同点均是第三方支付行业较为普遍的违规现象。比如第三方支付平台在签约特约商户时,对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公告称,国付宝公司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交易、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未按规定披露相关事项、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未留存商户档案等违法违规行为。 

该公告还显示,联动优势存在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不严、未按规定使用客户备付金、部分支付账户未达到实名制认证要求、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违法违规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称,经查实,银盛支付公司为境外非法贵金属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网络支付业务服务;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未能发现数家商户私自将支付接口转交给非法互联网平台使用,客观上为非法交易、虚假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此外,银盛支付公司还存在违规开展支付业务合作及资金清算、违规将银行卡收单核心业务外包等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2016年,国务院部署对互联网金融整治的一系列整治方案,针对第三方支付的乱象,央行已发布一系列文件整治,包括打击无证经营、清理违规清算、统一规范二维码支付、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等一系列政策组合拳先后落地,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力度也大大加强。 

前不久,央行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卡友公司)和付临门支付有限公司(下称付临门公司)的多项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其中,卡友被要求退出25省市的收单业务,亦被央行开出了千万级别的大罚单。卡友和临门分别被罚2582.50万元和892.28万元;卡友被要求退出贵州等25个省份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付临门则退出四川省的银行卡收单业务。(参见财新网报道“卡友和付临门领罚单并被责令退出严重违规区域”) 

支付宝首张百万级罚单 

本次处罚也是支付宝收到的第一张超过百万元的罚单。 

2017421日,支付宝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要求限期改正,并首次处以罚款3万元;几个月后,支付宝和财付通因跨境外汇支付服务违规,被分别处以罚款60万元。 

据财新记者了解,支付宝此次违规被罚是因被群众举报。其中,一项举报反映支付宝侵犯了客户自主选择权,未经客户同意,支持“花呗”直接付款,此次是在类似行为被处罚后的重犯。 

举报人高先生向财新记者表示,201710月,高先生于当地超市消费17元,手动选择支付宝中绑定的兴业信用卡支付,由于信用卡到期导致支付失败,支付宝未经高先生授权,自动从其“花呗”账户支付消费金额。“但用花呗支付并非出自我的本意,”高先生表示,在他的支付宝账户默认付款方式中,有两张储蓄卡、两张信用卡、账户余额和余额宝支付,排序均在花呗之前,并且他早已关闭了系统自动选择支付方式的功能。 

对于前述花呗自动扣款行为,高先生表示,支付宝客服称消费者第一次扫码付款失败,后续的付款由系统选择的最优方式进行,“也即付款速度最快的方式”,当高先生追问系统如何计算花呗付款方式是最快时,该客服以内部机密为由拒绝回答。 

20178月,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检查发现了支付宝公司“花呗”业务存在侵犯客户自主选择权等违规行为,并在20184月作出了18万元的罚款。201710月,高先生在使用支付宝消费过程中,再次遭遇了“花呗”账户自动支付消费金额的问题并举报。因此,央行这次对支付宝作出超百万级别的罚款。 

此外,“花呗”作为支付宝与小额贷款公司合作开展的一项消费信贷业务,支付宝支持“花呗”直接付款,小额贷款公司也就变相具备了“钱包”功能,根据人民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支付宝涉嫌变相经营了信贷等金融业务,也涉嫌向具备“钱包”功能的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提供了支付通道,而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一直是人民银行互联网金融整治范畴的重点工作。 

支付宝的另一项违规行为,是举报人反映支付宝为涉嫌赌博、诈骗的棋牌类APP提供充值、提现等支付服务。 

据财新记者了解,此类涉嫌赌博、诈骗的APP在多个互联网平台投放广告,通常以充话费送话费为噱头,引诱消费者进行手机充值,进而将信以为真的人群导流至赌博、诈骗平台,诱导其购买游戏道具,在此过程中,前述平台使用支付宝提供的网络支付接口进行资金收付。 

举报人廖先生向财新记者透露,他被前述平台诱导赌博,并因此亏钱,事后追悔不已,打算起诉支付宝。 

此案体现出央行对加强可疑交易监测,强化商户和支付接口管理的重视。据悉,央行将于近期针对此类问题组织开展深入的专项检查工作。另外,据财新记者了解,除本次处罚之外,央行在近期现场和非现场监管工作以及群众投诉举报中,还发现了支付宝存在的其他违规情形。 

第三方支付平台受规制 

根据人民银行相关制度规定,收单机构拓展特约商户,应当遵循“了解你的客户”原则,确保所拓展特约商户是依法设立、从事合法经营活动的商户,并承担特约商户收单业务管理责任。 

《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第七条明确规定,收单机构拓展特约商户,应确保所拓展特约商户是依法设立、从事合法经营活动的商户;第二十二条强调,收单机构应当建立收单交易风险监测系统,对可疑交易及时核查并采取有效措施。 

此外,《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十七条也规定,支付机构应当综合客户类型、身份核实方式、交易行为特征、资信状况等因素,建立客户风险评级管理制度和机制,并动态调整客户风险评级及相关风险控制措施。 

近两年来,第三方支平台业迅速发展,行业乱象也随之野蛮生长,央行发布一系列文件整治无证经营支付业务、重申跨行清算政策、统一规范二维码支付等。与此同时,收紧发放支付牌照和备付金集中存管等监管措施也先后落地。 

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公开数据显示,20158月至今,已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机构数量为33家,市场存量牌照为239张。 

在监管趋严的同时,央行对外资第三方支付平台逐渐开放。729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公示了英资跨境收款公司World First的子公司越蕃商务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这是三年来央行第一次公示新增支付牌照申请。 

上一篇: 国家外汇局:下半年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 下一篇: 央行: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