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 人民币追涨杀跌情绪被有效制止

  • 2018-08-29 15:27
  • 来源:中国经济网

8月2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告称,8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行陆续主动调整了“逆周期系数”,以适度对冲贬值方向的顺周期情绪。

受此影响,24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超800点,升破6.80关口;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较日内低位大幅反弹逾500点,刷新日内新高至6.8050,一天之内拉升近千点,人民币汇率的大幅反弹,暂时扭转了市场看空的预期。

逆周期因子由于不会改变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也不会改变影响供求关系的基本面,只会对因市场“羊群效应”造成的不合理供求因素进行修正。所以从短期来看,它能打击追涨杀跌的信心,使得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往与大趋势相反的方向走。

逆周期因子成稳定人民币汇率有效工具

逆周期因子是央行在去年5月份引入到计算人民币中间价的一个概念,其计算公式为:逆周期因子=市场供求因素/逆周期系数。在引入逆周期因子之前,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上日中间价+一篮子货币24小时汇率变化*调整系数+市场供求因素。在引入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上日中间价+一篮子货币24小时汇率变化*调整系数+市场供求因素/逆周期系数。

需要注意的是,逆周期因子并不是改变外汇市场的供求或者逆势操作,而是在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中把一些不合理的市场供求因素给予打折处理或进行过滤,以弱化人民币汇率的顺周期波动,降低市场的顺势预期,减弱投资者的追涨杀跌心理。这就好比一盆火如果烧的太旺,就会来浇一瓢冷水,但并不是要浇灭,只是让它降降温。通过逆周期因子的调整,可令外汇市场的供求变化与基本面趋于相符。

目前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意图非常明确,当局并不希望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贬值,并冲击到市场的情绪和预期。中国的监管者,希望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而绝不是单边快速贬值。

延续之前专家认为今年人民币不会“破7”的观点,机构认为,不管是从交易角度还是政策角度来看,中期人民币汇率将会维持在一个平稳的水平。首先是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具有足够的能力支撑人民币汇率维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此外根据报道,截止到2018年7月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余额为31179亿美元,并且体量处于稳定增长中,所以庞大的储备资产对当前人民币的汇率也提供了很好的支撑。

有市场人士预估,在央行政策工具的引导下,汇率有望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人民币国际化重新提速

自2017年美元在CFETS货币篮子中的权重再次调降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双向波动更为显著,且运行模式更为多样。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的运行由基本面内生驱动,有效汇率向反映内、外宏观相对位置的合理均衡水平趋近。短期而言,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市场与央行博弈的结果,呈现出不同的阶段性特征。

通过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变动拆成人民币对其他CFETS篮子货币和这些篮子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动两类成分可以明显看出,在过去近20个月中,尽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先升后贬的态势,但这两类成分不是同向叠加或反向对冲的简单关系。受美联储加息节奏、全球复苏协同性、中国经济内外均衡等宏观因素变化的影响,二者呈现出“同升”、“同贬”、“一升一贬”、“一贬一升”四种不同的组合,体现了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弹性:2017年前两个季度,其他篮子货币相对美元整体升值约4.5%,但人民币对其贬值约3.2%,从而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2017年三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人民币对其他篮子货币和这些篮子货币对美元分别升值约5.1%和2.6%,对美元汇率也行至6.3以内的区间下沿;2018年二季度,其他篮子货币相对美元整体骤贬约5.0%,而人民币对其稳中略升,前者主导了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2018年7月至今,人民币对其他篮子货币和这些篮子货币对美元分别贬值约2.8%和1.3%,对美元汇率也行至接近6.9的区间上沿。

当前,全球经济的动态演化正重塑货币疆域,而汇率的联动性是划分货币区的依据之一。要想部分替代既有国际货币,人民币首先需要摆脱影子货币的身份。“8?11汇改”以来,随着盯住美元的程度进一步变弱,人民币有效汇率趋于均衡,也为其发展成潜在的“锚货币”奠定了基础。通过考察SDR篮子中五种货币对全球其余货币汇率变动的决定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论文指出,无论用汇率决定程度最大的联动货币绝对数量,还是所影响的相对经济体量,人民币区域(RMBBloc)与美元、欧元区域三足鼎立的格局初现雏形。

抬升投资者风险偏好 利好股市

随着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主动干预维稳人民币汇率,人民币汇率大概率由贬转升,甚至可能出现类似17年5月升值幅度超预期的情况,市场预计在岸汇率有望升值至6.5附近。

对股市而言,在汇率升值逻辑下,有利于抬升投资者风险偏好和投资信心,大类资产表现为股强债弱,下一阶段股市上涨的空间可能会超市场预期,沪指有望上攻至3000点上方。

对债市而言,随着汇率维稳,离岸流动性收紧和利率走高,国内利率将愈发受到外部流动性制约,央行宽松空间受限(事实上,昨日央行国库现金定存招标利率上调10bp,引导资金利率上行),债市上行风险仍然较大,10年国债和国开利率大概率会上行至3.7和4.4以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承受了极大压力的新兴市场有望迎来新转机。根据渣打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对记者表示,近期,鸽派的美联储纪要和鲍威尔演讲,再加上欧元有复苏的表现,因此新兴市场货币的初步反弹很可能被奠定一定的基础。例如泰铢、韩元、印尼盾等可能率先反弹。罗伯逊补充说到,新兴市场货币的疲软已接近尾声,估值非常具有吸引力,而资金头寸已经非常低,因此边际上升的概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