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要闻

一群数学天才和诺奖得主,如何弄死史上最牛基金

  • 2017-06-07 19:05
  • 来源:

来源:微信号“吴晓波频道”

最近我们常常听到一个词叫“去杠杆”。

小巴今天来说一说金融史上一起著名的杠杆灾难,一家对冲基金组建了可能是史上最豪华的团队,获取40%以上的年均回报率,不到三年时间就从0做到1000亿美元资产,却在短短时间内面临高达1万亿美元的违约风险,最后清盘倒闭的故事。这个对冲基金,叫做“长期资本管理”。

70年代一个金融创新的年代。我们的主人公,约翰·梅里韦瑟是这个时代站在潮头的人物。

1 梅里韦瑟“小本金,赚大钱”之道

这位芝加哥大学的MBA,是那种理智到冰点的男人,交易时脸上永远不会显露喜怒哀乐。

1977年,他在一家叫所罗门兄弟公司的投行创办了一个套利部门,笃信可以用数学模型发现债券市场的正确价格。

当时市场上这样做的人还很少,他完全做到了技术压制,赚钱的效果特别好,整个投行绝大部分的利润都来自于他的部门。

他相信一件事情:同一样东西,在任何地方的价格应该都是一样的,如果出现了短暂的背离,那就是你赚差价的机会,因为它最后总会回归一致的。

举个例子,美国政府发30年国债,半年之后就变成29.5年的了,照理说30年和29.5年的国债时间差距很短,利率应该相同或差距非常非常小。但总有些特殊情况,比如30年国债收益率是7.36%,而半年前发行的30年国债收益率只有7.24%, 0.12%的差距就太大了,机会就来了。

那么,钱应该怎么赚呢?很简单,你买进100亿7.24%(29.5年)的国债,再卖出100亿7.36%(30年)的国债,利差就赚了1200万美元。手上需要有国债和资金?没关系,在成熟的资本市场上,都可以借来的。你赌的是,市场会很快把利率抹平,比如都在7.3%,再以这个价格分别买进、卖出100亿30年和29.5年的国债,就把交易收尾了。

只要这两次短期借贷的成本低于1200万,就是赚钱的。交易可以不停上杠杆,10倍、20倍、50倍、甚至100倍,本金很小就能赚大钱。

2 遭下属甩黑锅,被迫出走所罗门

上述这套金融创新,涉及精确的数学计算。梅里韦瑟就常跑美国各大高校,招数学教授、博士。不过这些天才们有一个问题:自视甚高,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他们的行事,你脑补一下《生活大爆炸》的谢尔顿就行了。

他们会天真地对公司的行政部门说,请把伙食费公摊的钱还回来,因为“我们又不在公司吃中饭”。他们对于老交易员不屑一顾,还在公司里面搞各种形式的赌博,简直嗜赌上瘾,弄得公司乌烟瘴气。

有一次,他们在玩一个游戏,所罗门兄弟的老板正好路过对梅里韦瑟说,赌一把,一百万,输了别哭。梅里韦瑟回答说,不,要玩就玩真的,一把一千万,输了别哭。将老板的军,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总而言之,在外人看来,这是一批怪胎,但实在是太会赚钱了,其他人只好忍着。

生活中有两件事情,是要遭人问候十八代祖宗的,第一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第二是“动别人的蛋糕”。不凑巧,这两件事情梅里韦瑟的部门占全了。

大部分利润是他们贡献的,分奖金的时候却是大锅饭式的方式。梅里韦瑟觉得要为手下多谋福利,和高层谈判了很多次,在1989年最后谈定从交易利润中提取15%作为固定奖金比例,其他所有部门都没有这样的福利,心里都在咒他们。

一个叫保罗·莫泽尔的交易员,以前在他手下干过,后来被调离,就做了一件自残式的事情。他走进梅里韦瑟的办公室,承认曾经在给财政部的标书里面造假。梅里韦瑟马上向CEO和董事会通报了这件事情。

在美国金融届,有一句话叫做“得罪谁,也不要得罪美国财政部”。头头们一听,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却丝毫不影响他们顺手把梅里韦瑟撸下来背锅,在会议室里当面向他宣布:很遗憾,你,必须走人!

接替者希尔布兰德,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王牌交易员,升官后第一件事情不是干一番大事业,而是原封不动地保留了梅里韦瑟的办公室,高尔夫球杆、电脑、办公桌放置得和原来一摸一样,就像梅里韦瑟只是度长假去了。

整个部门都把梅里韦瑟当做父亲和导师一样爱戴,事态平息后不停在公司里上下活动,想把梅里韦瑟运作回所罗门。梅里韦瑟开出的条件是必须把CEO的位置给他,至少是联席CEO,这当然不可能了,事情就这么作罢了

这一年,梅里韦瑟45岁,无所事事。

3 放言25亿,心有猛虎狂奔

看到这里,你可能也想到了刘备。他40多岁的时候有一次上厕所,看到自己大腿居然长膘了,泪流满面。别人发现他脸上泪痕问为什么,他说“备往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散;今久不骑,髀里肉生。日月蹉跎,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当时梅里韦瑟的心情,估计差不多。一手建立了最赚钱的部门,因为手下多年前的一次违规背了黑锅,被扫地出门。关键是这个员工,自己根本就瞧不上,早就被调离部门了。他心里面肯定很不服气,这辈子绝对不能就这样过了。

怎么办?算了,远离那些拉后腿的,自己拉队伍干一票大的,弄个对冲基金,名字就叫“长期资本管理”(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以下简称LTCM)。

干大的,这一点,从募资目标就看出来了——25亿美元。当时一般对冲基金的募资目标是多少?只有它的1%,大约2500万美元。最顶级的对冲基金,也才能募到两三亿美元。梅里韦瑟敢放言25亿,的确是心有猛虎狂奔。

梅里韦瑟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挖人,挖原来他手底下的团队。

所罗门的套利部门,在他一发话后,马上辞职,整个部门都被陆续挖走。有一位伊朗裔的犹太交易员维克多·哈格哈尼,辞职算比较早的,从老大办公室出来,所有同事鼓掌欢送他前往新公司任职。

做的第二件事情,还是挖人,挖大牛。

金融业在这一点上,其实和其他行业没什么两样,隔行如隔山,光靠一堆高深的、一般人看不懂的交易策略,是没办法筹到钱的。要把基金卖出去,至少要把一批业内资深大佬拉进来组建一支梦之队,建立品牌形象,当然梅里韦瑟也做到了。

第一位加入的金融学教授罗伯特·C·莫顿,金融风险管理之父,基本上所有关于华尔街金融衍生品证券定价的问题,都是以他的模型公式为基础。另一位金融届学术大牛,马尔隆·斯科尔斯,紧随着莫顿加入。

两个人有段有趣的渊源,金融风险定价模型虽然是莫顿先弄出来的,但他很有风度,等到斯科尔斯和另一位学者布莱克相关论文发表后,才公布出来。不过根据先到先得的惯例,模型还是被命名为Black-Scholes Model(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后来1997年因为这个理论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时候,莫顿倒是没有被落下,得到了补偿,两人一起获奖。

在华尔街,因为模型名字的关系,斯科尔斯更有名气,帮了梅里韦瑟不少忙。

最后被请出山的大佬是美联储副主席大卫·莫林斯。论资排辈,当时莫林斯排在格林斯潘之后,坐美联储第二把交椅,当然靠的也是莫顿的功劳——莫林斯也是莫顿的学生。

这样一来,团队的逼格就足够高了。

路演时,LTCM保持了一贯以来的倨傲。说起费用就很高,别的对冲基金只收1%的资产管理费,分20%的利润,他们却要求2%的资产管理费+25%的利润分成。而被问到投资策略则用一套复杂数学公式应付了事,具体的细节一概无可奉告。面对牛逼闪闪的合伙人团队,也有富豪、机构投了钱,但距离25亿的目标距离还很远很远。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接到了一个神助攻。这一年所罗门公司竟然公布了套利部门的历史业绩和利润,照理这种投行内部部门的历史记录,一般不轻易公布。市场一下子炸开了锅,投资人一看,都忍不住要爆一句粗口“X,原来这么赚钱!”,于是纷纷把钱投进来了。

美联储副主席大卫·莫林斯在国际金融届人脉宽广,拿着这张历史业绩表,忽悠起国际友人来那是轻松加愉快。最后LTCM募到了12.5亿美元,虽然不及预期,但也轻松碾压了历史纪录,其中大部分都是美国以外金融机构的资金。

4 小试牛刀初啼鸣,华尔街崩盘一朝间

钱到位了就该开始干活了,第一年在美国国债市场小试牛刀,拿到28%的收益,第二年再接再厉,收益率达到了59%,第三年继续57%,即便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的1997年,LTCM也有25%的收益,1994-1997四年下来平均收益率40%,而且只有一个月是亏损的,简直是提着望远镜都找不着风险和对手。华尔街所有银行和金融机构,争着给他们借钱,“大哥,我这还有点余钱,要么您借点走?保证金?保证金不用,对您还有啥不放心的”。

好嘛,华尔街其他对冲基金、投行看了两年,基本上都学会了,没啥嘛,莫顿和斯科尔斯的公式我们都会啊,数学家学校里到处都是,高薪聘来就是了。大家一起干,一来二去,发达国家债券市场已经收割完毕,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了。接下来咋办呢?没关系,发达国家的弄完了,弄新兴市场。

世界的奇妙就奇妙在这里。在LTCM的理论里,市场是讲道理的,同样的东西最后的价格都是一样的,对冲是无风险的。而且他们在投资新兴市场的时候,还做了分散风险的处理,相信不会所有的国家一起崩。

但有的地方,它是不和你讲道理的,这个不讲道理的锅,就只能战斗民族来背了。1998年8月,俄罗斯直接就国债违约了,国会放假、总统和高管外出度假,总之我就不理你了,债?对不起,我不还了。这种非常规的高端玩法下,所有市场都崩了,利差不断扩大。号称不会亏损的LTCM一天就亏15%,5个月就亏了90%。

关键是,LTCM的杠杆加得太厉害,出事时有人一统计,LTCM用50亿的自有资金,借了1000亿美元,面临10000多亿美元的违约风险,差不多把整个华尔街都拖下了水,有本书叫做《拯救华尔街》,讲的就是LTCM的故事。

潮退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老爷子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一定想到无数他亲身经历过的案例,老爷子在各种案例里也是无处不在。

LTCM募资最早期的时候,梅里韦瑟找巴菲特吃饭,毕竟巴菲特以前就是所罗门的股东,两个人打过多次交道,如果他能支持一点,比别人说一万句都有用。巴菲特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从所罗门时代就很看好你”之类的好话说了一大通,最后说到签支票,对不起,一毛钱都没有。

LTCM的故事实在太精彩,篇幅所限,小巴只能讲一讲概要过程,以后有机会小巴再给大家补充细节,或者大家可以自行阅读参考材料中的几本书。

参考材料:

《拯救华尔街 :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崛起与陨落》作者:罗杰·洛温斯坦

《说谎者的扑克牌 : 华尔街的投资游戏》作者:迈克尔·刘易斯

《创造金钱: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传奇》作者:邓巴

《对冲基金到底是什么》作者:黄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