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要闻

全球私募西湖峰会干货分享:全球最大公募剖析资管行业最大挑战

  • 2017-06-25 06:05
  • 来源: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报道,6月24日,“第三届(2017)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在杭州举行,本届峰会围绕“私募基金的责任”这一主题,会场上干货满满,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做了精彩发言,多家国内外大型资管机构分享智慧,其中,全球最大公募基金——美国Vanguard集团剖析了资管行业五大挑战,令人印象深刻。

洪磊: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要更多投资于可持续发展价值的标的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在会上强调,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作为资本市场日益重要的买方力量,必须克服短视和投机,在秉持专业主义的基础上,更多地承担起对投资者、对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责任,主动把握行业的未来和发展方向。

就此他提出了三点要求:

首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要对投资人负起信托责任;

其次,要对资本市场负起价值回归责任;

第三,要对实体经济负起可持续发展责任

谈到第三点,洪磊分析指出,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赢得未来的基础,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必须承担起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责任。

在微观层面上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资产组合要更多地投资于有可持续发展价值的投资标的,让更多资本流向实体经济有价值的地方;二是投资策略要基于投资标的的可持续发展价值,推动投资标的实现合理定价。

“投资标的可持续发展价值有不同衡量维度和相应的指标,例如战略-管理-绩效维度,以及环境-社会-公司治理维度,核心要体现绿色发展、价值分享和稳健成长。绿色发展是价值创造的前提,也是社会民生的基础,在投资中推动绿色可持续发展既是对投资人的普遍回报,也是获取长期绝对收益的必要条件。价值分享是价值创造的目的,当前市场环境下,首要体现为价值创造者对投资者的利益分享,也就是分红机制。分红多少与公司成长性有关,高速成长时有强烈的再投资需求,可以少分红甚至不分红,但是在成熟时期边际投资收益下降时必须限制盲目投资,扩大分红,始终保护对投资人的回报率。投资基金就是要更多地投资于有价值创造能力且有合理分红回报机制的公司,从而对基金持有人负起社会责任。”洪磊说。

据介绍,截至2017年6月11日,在协会登记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6875家,已备案私募证券投资基金25957只,实缴规模1.68万亿元。与备案之初的2014年底相比,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数量、备案基金数量和实缴规模分别增长了378%、589%和263%。

除了呼吁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承担更多责任,洪磊还强调,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作为《基金法》授权的法定自律组织,将按照现代行业协会的要求,坚持“法定授权必须为,章程授权积极为”的精神,厘清行政许可和行业自律的边界,积极推动行业以信用立身,实现信用自治。

最后,洪磊透露,近期协会正在积极研究私募证券类会员机构经营的稳定性、专业性、合规性、信披度等4类12项指标,探索私募会员机构积累个体信用的标准,全面落实信用档案与信用管理

资管行业面临五大挑战,低回报将持续存在

来自国内外的多家大型资管机构探讨分享了对行业发展的看法,其中,全球最大公募基金——美国Vanguard集团剖析的资管行业五大挑战,令人最为印象深刻。

美国Vanguard集团是全球最大公募基金公司与第二大ETF提供商,截至今年4月底,全球管理13000亿美元资产。今年5月份刚刚开设上海办公室作为其在中国的总部。在过去两年间,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一共投资超过50亿元人民币,持股超过1954家公司。

Vanguard集团中国区总裁林晓东分析了当前大资管行业面临的五大挑战

首当其冲的是“持续存在的低回报”。

“我们相信在未来全球经济里面会持续有一个结构性的减速,最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我们的全球化进程;第二是我们不断增长的老龄化;第三我们的高科技改变了传统我们的行业模式。未来我们的资本市场会面临四低的情况,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跟低回报。” 林晓东称。

Vanguard集团对整个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在未来10年表现做了模拟组合,可以如果持有80%的股票和20%的债券,你在未来10年年化回报的中位数在4.9%。低回报的市场环境,对公募业者和私募业者都提出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低回报环境之下,为投资者提供良好的回报,并且合理控制我们的风险,更合理控制投资者预期是很好的做法。

第二个挑战是,所有基金公司的内生增长都非常的困难。林晓东介绍说,如果你是美国前十大的基金公司,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被动投资策略和投资基金,在过去一年甚至一季度大多面临基金净流出的状态。而这其中两个重要的原因是,人口老龄化、退休金是净支出的情况。

第三是管理费的普遍下降。林晓东表示,2007年美国公募基金资产加权的平均收费0.75%,现在美国行业平均水平由0.75%降到0.62%。

有四个原因造成了管理费下降,第一投资指数的崛起、第二更多成本的竞争、第三运营成本的下降、最后一个监管部门对于资金收费的要求。

“这里对我们提出第三大挑战,如何在管理费普通下降的情况下,提高运营有效性,给我们的投资人一个更合理的回报,并且保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林晓东称。

第四个挑战是主动基金业务惨淡,这一点让人感觉非常意外。为了说明,林晓东秀出了下面这两张图表。

“我们先从右边那一幅图看起,我们举了四个美国最主要的资产类别,美国的大盘股、美国小盘股、高收益股票,以及全球的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从2005年开始这四个主要资产类别没有超过30%的主动管理者可以跑赢业绩基准。再看左边这一幅图,我们看到投资人所支付给美国主动管理型基金相比支付给被动管理型基金要多付了4370亿美金,但得到的回报是比业绩基准还差5750亿美元。”林晓东说。

第五个挑战则与监管要求有关

除了上述挑战,他还谈到了对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看法。林晓东认为,被动投资呈现一个爆炸式的发展,指数基金的发展背后驱动力有两大驱动力:

一方面是美国固定缴费制下,养老资产整个资产配置的转变,2015年被动投资跟所有的目标基金所占的比例在美国养老金市场里面提升到了40%,美国养老金市场的发展跟目标基金发展是对美国被动型基金投资起到重大的推进作用;

另一方面原因是因子投资的崛起,最主要的推动力是股息策略,从长期来看可以跑赢传统主动管理型的基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