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要闻

央地协同!科技成果转化走向市场“最后一公里”

  • 2019-10-12 06:05
  • 来源: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科技创新成果转移转化政策正加快落地。财政部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授权力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通知》。通知提出,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不需报主管部门和财政部审批或者备案,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及关键核心技术外除。除财政部外,上海、广东、四川等十余个省市密集出台“地方版”细则方案,北京、山西等地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修订草案)》也在加快征求意见。

央地促科技成果转化政策密集推出

财政部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授权力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通知》。根据通知,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不需报主管部门和财政部审批或者备案,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及关键核心技术外除。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转化科技成果所获得的收入全部留归本单位,纳入单位预算,不上缴国库,主要用于对完成和转化职务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贡献人员的奖励和报酬、科学技术研发与成果转化等相关工作。

事实上,为了促进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除了国家层面外,科研院所和地方政府也“不甘落后”。2019年2月12日,教育部科技司发布《教育部科技司关于首批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基地认定结果公示的函》,认定依托清华大学等22个中央所属高校的基地、首都师范大学等25个地方高校的基地为首批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基地。

另外,早在2017年,中科院就直接出资,联合中央和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金融资本及社会资本,设立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该基金以母基金与直投结合的方式,投资具有市场潜力的前沿科技产业化项目。

地方层面,多地都在积极探索如何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开启“方便之门”。

北京正在加快研究推动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这是个地方的立法,希望以法律的形式,对科技成果的权属、转化收益分配、勤勉尽职免责等作出明确规定,核心是要解决科技成果的产权问题。安徽省出台《安徽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行动方案》,重点在强化高质量科技成果有效供给和引进,推进各类科技成果转化平台建设;武汉支持企业开展面向高校院所的技术难题竞标、科技悬赏等“研发众包”;河北省正式启动实施“52111”工程,聚焦科技成果孵化转化中心的协同创新战略定位,探索具有河北特色的科技成果转化路径。

目前我国促科技成果转化政策“遍地开花”。自去年以来,包括四川、陕西、广东、河南、山东、上海等十多个省市相继出台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

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星火燎原”

今年8月,上海杨浦区签约发布了两项以创新模式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发展的新型投资基金。规模为2280万元的“星火燎原”科技成果转化基金,重点聚焦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尝试与上海理工大学合作,通过区级政府财政资金的投入,借助专业技术转移机构的力量,联合有意向的产业部门,寻求将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从学术论文原理转化为具有市场运用、交易价值的知识产权。

去年5月,总规模达100亿元的中国科学院成果转化基金宣布落户有着“中国光谷”之称的武汉东湖高新区。

此前,为促进科技成果资本化、产业化,引导带动社会资本投资科技成果转化,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2018年度共设立了6支创业投资子基金,分别为白银科键创新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潍坊中科海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宁波执耳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广东国民凯得科技创业投资企业、北京金科汇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和常春藤(常州)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从基金投向来看,上述6支创业投资子基金投资领域大多为先进制造、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和节能环保领域;而从规模上看,6支子基金最大的为潍坊中科海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该子基金规模20亿元,最小的常春藤(常州)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也有3.72亿元,6支子基金共计49.67亿元。自此,我国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已达20支,总规模近300亿元。

打通走向市场“最后一公里”

业内人士表示,科技与经济“两张皮”,一直是老大难问题。一方面,近年来科研成果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企业转型升级却“无米下锅”,到处找技术,可找来的技术从实验室到产业化周期很长,缺的就是中间环节。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斌表示,在技术转化过程中,中试风险很大,这个阶段获得资金支持很困难。这往往会让科学家在迈出实验室、走向市场时打起“退堂鼓”。

为了打通从技术到产业的“最后一公里”,中科院理化所成立了中科富汇理化天使基金,着力解决科技创新链中试孵化资金“断链”的瓶颈问题。

协作攻关,既能征集到企业真实的技术需求,也能加速成果转化进程。

从2018年开始试点到现在,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已与近40家企业共建联合创新中心,“这个中心不从事研发,而是开展战略研究,提炼出企业愿意掏钱的关键技术需求”。该院院长刘庆告诉记者,联合创新中心已征集提炼了125项技术,技术订单总金额突破6亿元,“企业作为创新主体提出技术需求,并愿意为突破该项技术提供资金支持,从而形成了自下而上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服务。”

另外,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当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仍然面临挑战,其中之一就是能否准确评估出科技成果的价值。

对此,多名业内人士建议,应充分发挥资产评估作用,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和理论研究,进一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财政部资产管理司有关人士表示,从政府部门的角度来看,一方面要加大“放管服”改革的力度,最大限度地支持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创新;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管理,找到保障国有资产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之间的平衡点,有效保障国有资产安全完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