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要闻

业绩牛的像造假!全球最低调基金经理

  • 2019-11-18 14:05
  • 来源: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说到成功投资人士,妇孺皆知的有巴菲特、索罗斯等金融大鳄,但在华为街还有一位极其低调的投资大师,他的基金在收取5%管理费,44%业绩提成情况下,连续30年,取得39%年均收益,换算成费前收益,年均66%。11月初关于他的新书The man who solved the market上市,破译他战胜市场的密码。

业绩牛的像造假

华尔街日报资深编辑Gregory Zuckerman,曾著有“史上最伟大的交易”一书,今年11月份带来了新书“The man who solved the market”,讲述James Simons和他的文艺复兴基金。Simons可能是华尔街最牛掰但也是最低调的基金经理,所有在他公司入职的员工都要签署一份长达30多页的保密协议,不管是在职还是离职后都必须严格保密公司一切消息。Zuckerman在书的序言就承认,为了写这本书他花了10多年时间走访Simon身边的人,所以最终获得了Simons的采访机会,但是直到本书出版前,Simons还是希望他最终不要出版。

这就是文艺复兴旗舰基金大奖章基金成立以来的年化收益率,连续30年费前收益为正,即便在哀鸿遍野的2008年,大奖章基金的费后收益依然高达令人咂舌的82.4%。这30年费后年均收益39.1%,而同期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年均收益只有17.6%。

中国能与之相媲美的基金只有王亚伟任期内的华夏大盘,年化收益45%,和徐翔的泽熙1期,年化收益曾高达85%。但是王亚伟任期只有6年半,徐翔只有5年半。

如果Simons没有内幕消息的话,他真是破解了这个市场的密码。不光投资者看到这个数据不敢相信,美国国会也不敢相信,觉得这就是 too good to be true,所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会听证会要求几位大佬宣誓没有作弊,除了Simons,其他几个人分别是索罗斯、保尔森、法尔科尼。

文艺复兴的旗舰产品大奖章基金(Medallion Fund)成立于1988年3月,到1993年基金规模达到2.7亿美元是停止接收外部资金,优异的表现也使该基金成为华尔街、乃至全球收费最高的对冲基金:5%资产管理费,44%的投资收益分成。

数学家破译市场密码

创立文艺复兴的Simons本人是一位成功的数学家,没有任何金融知识背景,他曾任教于MIT、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和华人数学家陈省共同创立了Chem-Simons理论,37岁时获得了全美数学最高奖Veblen Prize,可以说作为数学教授他已经获得了最高学术认证。但是1978年39岁的Simons从学校辞职,开始研究金融市场,他的目标是用数学方法破译市场规律。(Simons wanted to be the one who use math to beat the market.)

最初他辞职和同事说想用数学方法量化金融市场波动的时候,大多数觉得很有挑战性,但同时又鄙视大学教授去沾满了臭味的华尔街。Simons的回答是承认自己爱钱没有什么可羞耻的,特别是如果能用自己的方法取得财富,那也是一种成功。所以这本书只有两章,两章的标题分别是Money is't everything和Money changes everything。

在正式辞职之前,Simons也曾揣着一点小钱在市场玩过几次大宗商品,最终都赔光了。后来他意识到,人性是不会变的,遇到好消息会乐观,坏消息就悲观,反应到市场就是价格的涨跌,所以市场永远“情绪化”,想要从市场的情绪波动里赚钱首先就必须把自己隔离出来,所以用电脑代替人脑决策是最佳方式。

现在大数据量化很普遍,但是在40多年前,Simons能意识到这一点本身就很超前了,为了避免外部情绪干扰,文艺复兴成立后的办公地点都选在远离华尔街的僻静小镇,第一家办公地点是在一个集市上,邻居是服装店和披萨店。最最重要的是,文艺复兴从不雇佣华尔街人士或者商学院毕业生,员工大多是数学系和计算机系毕业生。

文艺复兴的秘诀就是使用不断优化的算法,从海量的市场数据中找出金融标的价格、宏观经济、技术指标等观测值之间隐含的数学关系,发现当下微小的获利机会并进行快速、大规模的套利。

大奖章基金成立初期,解码专家Leonard Baum功不可没,他的王牌利器是基于隐马尔可夫模型(HMM)的择时策略。隐马尔可夫模型因俄国数学家马尔可夫得名, 用来描述含有隐含未知参数的随机过程。该过程的条件概率仅仅与系统当前的状态相关,而与过去或未来的状态无关。

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交易中,我们无法确切知晓此刻“隐含的”市场状态及其概率分布;但可以通过一系列“显性的”观察变量来猜测, 比如成交价量、主力资金流向、融资融券余额等。

通过HMM模型和Baum-Welch算法, 交易员可以寻找最可能的隐含状态转移以及出现某一观察变量的概率,进而给出最优的择时策略。

市场不断净化,文艺复兴也不可能靠HHM一招鲜走遍天,算法模型经历了两次重大优化。

第一次是Baum有意放弃数学模型而改用基本面分析做交易。但Simons坚持采用量化模型分析法,并找来了康奈尔大学顶尖的代数学家James Ax对Baum的模型进行修正并拓展至所有大宗商品期货。

第二次是1989年,大奖章基金遭遇严重亏损,当年4月,累计损失高达30%。Simons坚持要求Ax停止交易并查明原因,但Ax声称他的修正模型已经考虑了暴跌情景。在短暂的僵持后,Simons“请”走了 Ax,旋即和技术顾问Henry Laufer对交易模型进行持续半年的“大修”,在那之后,大奖章基金的表现开始一飞冲天。

Simons和巴菲特 “买入并持有”(Buy-and-Hold Strategy)的长期投资理念不同, Simons更关注市场短期的无效性,用算法来捕捉稍纵即逝的价格偏离,当价格恢复正常时迅速结清头寸离场。

同时Simons对高杠杆非常谨慎,如果一笔交易亏损,可快速平仓。这样不仅控制损失,还能避免高杠杆引致的流动性问题。

最后Simons对投资范围有严格限制,投资品必须同时 满足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流动性高、适合用数学模型交易三个条件。因此,它不会介入初创公司的股票。

相关推荐